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声势浩大的东部六乡抗丁怒潮

2019-02-21 17:33

内战爆发后,国民党反动派在前线战场上接连失利。为了补充被人民解放军大量歼灭的兵员,反动当局在其后方大肆强抽壮丁入伍,先是三子抽一,二子抽一,以后不论多子单丁,身体强弱,一律强征乱抓。而一些乡保长则乘机敲诈勒索,大发横财,造成群众人心惶惶,深恶痛绝。一些青壮年甚至自残,以抗拒到前线充当炮灰。上级党组织根据这一情况,决定开展一次规模宏大的反抽丁斗争。

1947年3月,中共浙东工委发出了《关于反抽丁斗争的指示》,指出:开展群众斗争,是发动游击战争,恢复浙东根据地的中心一环;领导反抽丁斗争,则又是发动群众斗争的最重要的内容;浙东各地党组织,必须积极普遍地领导群众的各种反抽丁斗争,以求在斗争中大大加强与扩大党组织与武装的群众基础,并大大发展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爱国统一战线,为大规模的发动游击战争,恢复游击根据地打下有力的群众基础与社会基础。在以后的一二年里,浙东工(临)委又多次发出指示,强调“反抽丁问题,是群众中最大的问题。各地要更有计划,更深入地去领导群众性的反抽丁斗争”。“必须采取适当的办法,去打击、削弱、瓦解或破坏敌人的乡保基层政权及兵役税收机关,至少使其在一个时期、在一部分地区不能顺利进行收捐抽丁,或不得不减少其数量,借此减轻人民所受压迫剥削之苦”。

中共椒路工委成立后,根据上级一系列指示精神和当地实际情况,把党的工作重点放在发展党的组织和开展“三反、三抗”(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抗丁、抗粮、抗税)运动方面。1948间,中共临海中心县委委员应为民、椒路工委书记郏国森和工作人员罗毅等人,先后多次到路桥、新桥、金清等地布置工作,要求党员和积极分子充分发动群众,广泛开展以反内战为中心的“三抗运动”,尤其是抗丁斗争,以搞乱敌人后方,支援人民解放战争。

1948年3月,横街区镇山乡爆发了规模较大的抗丁斗争。当时,镇山乡乡长罗泽民为讨好上级,卖力推行征兵法令,强迫适龄青年抽签应征,并派乡队抓了几个中签不去的人。中共地下党组织得知这一消息后,决定在镇山乡发动一次抗丁斗争,并派党员徐德洪(金清镇镇长)、积极分子吴前劲分别到联同、镇山两乡,进行抗丁宣传。恰逢镇山乡31保已被抓丁死于外地的胡宗桃之子胡子顺,在抽签时又中头签,吴前劲便乘机以抽丁不公为由,鼓动大家齐心联合起来抗丁。胡子顺等一批热血青年积极响应,立即分头串联,鸣锣聚众,一时间从30保到42保,有近千农民加入了抗丁队伍。徐德洪在联同乡亦通过乡长吴妙庆等,推动群众呼应。各路抗丁群众,携带枪支、棍棒,纷纷冲向杨府庙镇山乡公所,吓得罗泽民和警备班落荒而逃。抗丁队伍打开牢房,释放了被抓壮丁,烧毁了簿册文卷和警备班的用具等物,并缴获步枪2支,子弹100余发。黄岩县政府接到抗丁事件的报告后,立即派县军事主任李宝诗,带自卫队50余人,妄图凭借武力到镇山乡镇压群众。中共金清地下党组织立即组织了镇山、联同两乡群众近千人,手持步枪、土枪、木棍等,严阵以待。李宝诗带领的自卫队遭到抗丁群众的阻击后,慑于群众威力,当天逃回黄岩城里,当局再也不敢继续追究。





新桥、保全两乡也广泛开展抗丁斗争。1949初,地下党员戴大夫在蒋僧桥、田际一带,以民兵为骨干,充分发动群众,开展抗丁斗争。各村相互约定,不论白天黑夜,发现抓壮丁情况,立即鸣锣聚众,携带棍棒器械,四面包围呐喊,把派来抓壮丁的军警驱逐出去,把被抓的壮丁抢回来。为了显示群众的力量,戴大夫根据党的指示,决定在春节前的一个晚上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抗丁示威,先在蒋僧桥鸣锣发信号,各村迅速响应,一时间锣声和群众呐喊声,惊天动地,男女老少聚集街头,高呼“反对打内战”、“反对抽丁”的口号。此举远近轰动,吓得该地区乡保长再也不敢到这一带抽丁。


灵济、东山两乡群众为抗抽丁,于1949年2月间组织群众数百人,鸣枪围攻东山乡公所,击退了乡队,痛打了乡队副,将乡公所的文卷、表册、粮食、被服等物焚烧一空,并击毙队士1人,缴获步枪3支。

徐山乡乡长王立松见在本乡抽丁困难,便与灵济乡乡长蔡端彼此勾结,妄图互相强拉到邻乡躲避的壮丁。党组织决定狠狠教训一下王立松。1949年3月的一天,小板桥党支部组织群众100多人,趁王立松在朱家店一个保长家喝酒之际,闯入这个保长家搜寻乡长,公开呐喊反对抽壮丁,吓得乡长躲在床下。这次他虽未能被群众查获,但从此再也不敢强拉壮丁了。

发生在黄岩东部6乡声势浩大、此起彼伏的抗丁浪潮,有力地冲击了国民党黄岩县各级政权的反动统治,使他们在征集兵员方面陷入了困境。在广大群众的压力下,县长朱焯⒀于1949年3、4月间不得不在路桥镇召开的乡保长会议上宣布,今后在其任职期内,不再抽丁。抗丁斗争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8

内战爆发后,国民党反动派在前线战场上接连失利。为了补充被人民解放军大量歼灭的兵员,反动当局在其后方大肆强抽壮丁入伍,先是三子抽一,二子抽一,以后不论多子单丁,身体强弱,一律强征乱抓。而一些乡保长则乘机敲诈勒索,大发横财,造成群众人心惶惶,深恶痛绝。一些青壮年甚至自残,以抗拒到前线充当炮灰。上级党组织根据这一情况,决定开展一次规模宏大的反抽丁斗争。

1947年3月,中共浙东工委发出了《关于反抽丁斗争的指示》,指出:开展群众斗争,是发动游击战争,恢复浙东根据地的中心一环;领导反抽丁斗争,则又是发动群众斗争的最重要的内容;浙东各地党组织,必须积极普遍地领导群众的各种反抽丁斗争,以求在斗争中大大加强与扩大党组织与武装的群众基础,并大大发展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爱国统一战线,为大规模的发动游击战争,恢复游击根据地打下有力的群众基础与社会基础。在以后的一二年里,浙东工(临)委又多次发出指示,强调“反抽丁问题,是群众中最大的问题。各地要更有计划,更深入地去领导群众性的反抽丁斗争”。“必须采取适当的办法,去打击、削弱、瓦解或破坏敌人的乡保基层政权及兵役税收机关,至少使其在一个时期、在一部分地区不能顺利进行收捐抽丁,或不得不减少其数量,借此减轻人民所受压迫剥削之苦”。

中共椒路工委成立后,根据上级一系列指示精神和当地实际情况,把党的工作重点放在发展党的组织和开展“三反、三抗”(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抗丁、抗粮、抗税)运动方面。1948间,中共临海中心县委委员应为民、椒路工委书记郏国森和工作人员罗毅等人,先后多次到路桥、新桥、金清等地布置工作,要求党员和积极分子充分发动群众,广泛开展以反内战为中心的“三抗运动”,尤其是抗丁斗争,以搞乱敌人后方,支援人民解放战争。

1948年3月,横街区镇山乡爆发了规模较大的抗丁斗争。当时,镇山乡乡长罗泽民为讨好上级,卖力推行征兵法令,强迫适龄青年抽签应征,并派乡队抓了几个中签不去的人。中共地下党组织得知这一消息后,决定在镇山乡发动一次抗丁斗争,并派党员徐德洪(金清镇镇长)、积极分子吴前劲分别到联同、镇山两乡,进行抗丁宣传。恰逢镇山乡31保已被抓丁死于外地的胡宗桃之子胡子顺,在抽签时又中头签,吴前劲便乘机以抽丁不公为由,鼓动大家齐心联合起来抗丁。胡子顺等一批热血青年积极响应,立即分头串联,鸣锣聚众,一时间从30保到42保,有近千农民加入了抗丁队伍。徐德洪在联同乡亦通过乡长吴妙庆等,推动群众呼应。各路抗丁群众,携带枪支、棍棒,纷纷冲向杨府庙镇山乡公所,吓得罗泽民和警备班落荒而逃。抗丁队伍打开牢房,释放了被抓壮丁,烧毁了簿册文卷和警备班的用具等物,并缴获步枪2支,子弹100余发。黄岩县政府接到抗丁事件的报告后,立即派县军事主任李宝诗,带自卫队50余人,妄图凭借武力到镇山乡镇压群众。中共金清地下党组织立即组织了镇山、联同两乡群众近千人,手持步枪、土枪、木棍等,严阵以待。李宝诗带领的自卫队遭到抗丁群众的阻击后,慑于群众威力,当天逃回黄岩城里,当局再也不敢继续追究。





新桥、保全两乡也广泛开展抗丁斗争。1949初,地下党员戴大夫在蒋僧桥、田际一带,以民兵为骨干,充分发动群众,开展抗丁斗争。各村相互约定,不论白天黑夜,发现抓壮丁情况,立即鸣锣聚众,携带棍棒器械,四面包围呐喊,把派来抓壮丁的军警驱逐出去,把被抓的壮丁抢回来。为了显示群众的力量,戴大夫根据党的指示,决定在春节前的一个晚上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抗丁示威,先在蒋僧桥鸣锣发信号,各村迅速响应,一时间锣声和群众呐喊声,惊天动地,男女老少聚集街头,高呼“反对打内战”、“反对抽丁”的口号。此举远近轰动,吓得该地区乡保长再也不敢到这一带抽丁。


灵济、东山两乡群众为抗抽丁,于1949年2月间组织群众数百人,鸣枪围攻东山乡公所,击退了乡队,痛打了乡队副,将乡公所的文卷、表册、粮食、被服等物焚烧一空,并击毙队士1人,缴获步枪3支。

徐山乡乡长王立松见在本乡抽丁困难,便与灵济乡乡长蔡端彼此勾结,妄图互相强拉到邻乡躲避的壮丁。党组织决定狠狠教训一下王立松。1949年3月的一天,小板桥党支部组织群众100多人,趁王立松在朱家店一个保长家喝酒之际,闯入这个保长家搜寻乡长,公开呐喊反对抽壮丁,吓得乡长躲在床下。这次他虽未能被群众查获,但从此再也不敢强拉壮丁了。

发生在黄岩东部6乡声势浩大、此起彼伏的抗丁浪潮,有力地冲击了国民党黄岩县各级政权的反动统治,使他们在征集兵员方面陷入了困境。在广大群众的压力下,县长朱焯⒀于1949年3、4月间不得不在路桥镇召开的乡保长会议上宣布,今后在其任职期内,不再抽丁。抗丁斗争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