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饮水思源不忘掘井人 ——黄岩长潭水库建设始末

2019-02-21 17:17

黄岩长潭水库开工建设至今已有55周年。翻开水库建设的历史,往事还历历在目,记忆不老。这是老一辈的黄岩县委、县政府领导与一批又一批水库建设者,用辛勤与智慧,用汗水与泪水,乃至用宝贵的生命付出的代价换来的。长潭水库如今成了台州人民的大水缸,“饮水思源不忘掘井人”,这也是一段后人不该忘记的历史。



20世纪50年代末与60年代初,为根治温黄平原旱涝自然灾害,黄岩县委和全县干部群众,以“砸锅卖铁”的坚强决心,以气壮山河的伟大壮举,发挥革命加拼命的冲天干劲,在全县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规模的兴修水利的高潮。长潭水库从1958年10月1日开工破土,共投入855万多个劳动工,开展了一场与自然灾害和物质匮乏进行艰苦奋战的斗争,历经2000多个日日夜夜的辛勤劳动,至1964年终于艰难建成了一个蓄水量达7.32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根治了黄岩、温岭、临海、玉环四个县市上百万亩农田的旱涝灾害,确保农业丰收与百姓生命财产的安全,也改善了城乡居民的饮用水条件。这是黄岩乃至台州水利建设史上的一座丰碑,在台州、黄岩党史和政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头陀区与长潭水库仅一山之隔,建造长潭水库时,笔者是头陀区委秘书(人民公社化运动后头陀区委改称为头陀人民公社党委),跟随公社党委书记季玉芳多次去过长潭水库,看望民工,了解水库建造的进程及抗洪抢险保坝的翔实情况。以下笔者就说说黄岩长潭水库是怎样艰难建成的。

一、工程师的建议

卢秀袒,是浙江省水利厅的工程师,老家就在黄岩县西部山乡的乌岩区,因此他对家乡发生的洪涝灾害的情况了如指掌。1955年,他回家过春节,回杭时经过黄岩水利局,同局领导谈起黄岩的治涝、治旱问题。他说:“待有条件时,黄岩可在西部山区——长潭一带筑一个大水库,把发生的山洪拦在水库内,这样,既可防涝,又可抗旱。”县水利局局长徐叔廉听后受到启发,他把这件事及时报告了县委领导。1956年的下半年,县委书记吴书福,分管农业的县委常委、副县长王林松同徐叔廉等同志深入头陀、乌岩、宁溪区三个西部山区及有关镇、乡、村,对集雨面积有关情况进行调查研究,摸清洪涝灾害发生的情况。同时,边调查,边与当地的干部、老农们座谈讨论,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在调查中,当地干部和群众反映的意见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在长潭建造水库把洪水拦在水库内,使平原地区不受涝灾、旱灾,这是一帖良药,既防涝、又抗旱,是两全其美的好事。但造这么大的水库,人力、物力、财力、技术是否跟得上?干部群众有些担心。二是在长潭造水库筑大坝,会使乌岩街的集镇、小坑街都淹在水下。三是水库内千家万户的移民问题。四是水库造起来,桥梁、道路全淹在水库底下,宁溪区群众去黄岩城里的路怎么走?

西部山区调查后,水利局召开会议。在讨论中,局里干部听了情况介绍后也受到启发,认为治洪防涝抗旱,在长潭造水库是个好办法,但这仅解决黄岩水涝旱灾问题的一半,还有一半要治理好永宁江。永宁江其实不永宁,它不是一个死江,而是通大江大海的,下大雨山洪爆发时,要是再碰上大潮汛期,潮水倒灌到西部山区下游的潮济一带,在此,与洪水相遇,洪水、潮水结合在一起,平原大地就成了一片汪洋。不仅庄稼淹没,大水还破门进入千家万户,老百姓的生命财产都要遭殃。这样的大灾大难,黄岩历史上已发生过多次。大家认为在长潭造水库,仅是解决抗洪防涝与抗旱,不能解决防潮问题。如果在永宁江的三江口建一座大水闸,把大江大海的潮水堵在闸外,不让潮水进入闸内的永宁江,这样永宁江就变成了内江,就会大大提高抗洪抗旱的能力。万一发生特大的洪水时,水库水上涨到最高位后,如果不是潮汛期,就可把大闸打开,把水排到大江大海去,黄岩也就不会发生水涝与旱灾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大家认为“一口吃不下两只螃蟹”,可以先造长潭水库,后治理永宁江。

二、开展讨论求得共识

1958年,党中央、毛泽东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黄岩县委也发扬敢想敢干的作风,终于把建造长潭水库的百年大计提上了议事日程。在酝酿过程中,县委就意识到,在条件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建造一个大型水库谈何容易。上要得到省委和地委的批准与支持,下要全县广大党组织、广大党员干部和全县人民群众思想认识上的高度一致,行动上的坚决支持。否则,绝对不可能建成这么大的水库。但县委领导又认为,见困难就回避,就绕道,这不是共产党人的态度,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应创造条件上。



县委经再三酝酿、讨论后决定:一是叫县水利局的领导到省水利厅去,先听听水利厅的领导、专家们的意思,最好请他们来黄实地勘察一下,有个初步的方案。二是发动全县广大党组织的书记组织广大党员、干部、全县人民从上而下、从下而上开展一场大讨论,把县委的治涝、治旱与建造长潭水库的打算说给他们听听,听听干部、群众的意见如何。

经过全县群众性大讨论,县委治涝治旱与建造长潭水库设想和计划,得到全县各级组织、广大干部、广大百姓的赞同。广大农民群众在讨论中说:“共产党、毛主席领导真好:第一次,毛主席领导全国人民打江山,把国民党反动派打倒了,蒋介石逃往台湾,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也推倒了,中国人民站起来当家作主了;第二次解放后土地改革,党和政府、毛主席又领导农民把地主恶霸斗倒了,贫苦农民分得土地财产,农民翻身得解放;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又领导人民走共同富裕的道路;现在又领导农民兴修水利,解决旱涝灾害,发展农业,保障百姓生命财产安全,使农民过上丰衣足食生活,百姓怎么不拥护呢?”有的群众在讨论中表示:“干别的我们农民可能不行,但筑水库,我们有的是劳动力,只要政府号召,我们农民都会响应,这不是帮别人,这是帮我们自己筑。”也有不少的老农在讨论中回顾旧社会,确实年年不是旱灾就是水灾,稻淹死,因此,产量低,吃不饱。就是解放后的1952年7月19日,受强台风袭击,日降雨量200多毫米,黄岩县受涝面积40多万亩,仅粮食生产要减产3至4成;1953年温黄平原发生旱灾,重灾面积52万多亩,当时行家预计损失粮食达5000多万公斤。

通过大讨论,干部群众认识到兴修水利的重要性,大家纷纷表示坚决支持县委建造长潭水库的计划。这样,县委领导心里也踏实了,认为这个问题已解决了一半。1957年下半年,县委根据《农业发展纲要》,向省水利厅提出兴建长潭水库计划的报告。1958年2月,省水利厅组织勘察队,对永宁江流域进行全面勘察,勘察队提出在永宁江上游兴建大型水库的建议。接着,省水电勘测设计院专家徐良德和董小波带钻探队37人来长潭,对水库坝址地质进行钻探。然后省水电勘测设计院又成立长潭水库工程设计机构。他们化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编写完成了黄岩永宁江上游长潭水库计划任务书。接着省水利厅吴又新副厅长会同地委、县委领导又到长潭实地勘察,决定选取长潭青龙山与伏虎山的峡谷为水库坝址。定名“长潭水库”与“长潭水电站”。此后,县委正式向省委上报《黄岩县长潭水库计划任务报告书》。7月23日,省政府批准长潭水库列入国家基建计划。8月18日,省委批准兴建长潭水库,并上报国家水利部。国家水利部副部长李葆华和省委第一书记江华、副省长王醒分别到长潭作实地检查,对施工质量等问题作了重要指示。

三、严密组织确保质量

1958年8月18日,黄岩长潭水库水电站工程委员会成立,由县委书记吴书福任主任,县委副书记贾俊才任工程指挥部总指挥,抽调县级机关部委办局负责同志及机关干部80多人,组成长潭水库、水电站工程指挥部,并组建工地党委,由季玉芳、安郁林先后任党委书记,李富海为副书记,加强党的领导。以公社为单位组建民工团部,按照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的要求,建立营、连、排组织。9月26日,县委下达抽调各公社的民工于30日到长潭水库工地报到的通知。

9月30日,全县1000多名干部、民工、水库建设者自带棉被、干粮及劳动工具聚集到长潭工地。由于没有房子,工地党委、指挥部在工地四周平地、村庄空地,共建起16栋、900多间用茅草盖的工棚,团部干部同广大民工建设者一律实行同吃、同住、同劳,没有什么差别,更没有什么高低贵贱、干部与民工之分,干部民工见到这样场面,都感到是全新的环境,个个精神饱满。10月1日黄岩县委在工地上举行了隆重的开工典礼。会后的当天,《黄岩日报》在头版,用大红标题发表《共同为自己幸福奠基》的报导。



10月2日,正式开工,工地上打出:“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百年大计,千秋伟业,质量第一,坚持高标准的建好长潭水库”的巨额横幅,在阳光下耀眼夺目。

水库动工后,工地总指挥、县委副书记贾俊才就十分重视严把施工质量关,请求省水利厅特派高级工程师天天长驻工地抓质量。1959年工程进展到了填粘土心墙大坝心脏时,填土的质量直接关系大坝的安危,要求回填的黄土没有一根杂草。在一段截水槽挖掘的深度离标准仅差10多米时,一位指挥者要民工卸下夹有小许杂草的黄土,被高级工程师立即禁止,并大声高喊:“草没有挑净,倒下黄土就填压,那就是埋下了重大隐患。”直到把杂草弄光后才填压,使在场的人深受感动,大家都受到一次严把质量关的教育。

在水库建造中,县委、县人民政府紧紧依靠全县广大党组织,广大党员干部和全县人民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吃大苦、耐大劳、干劲冲天,展开了战天斗地的浴血奋战。工地上进入高潮阶段经常保持上万人的民工,最多时期达到1.8万多人,连春节也不回家过年,继续坚持施工。由于领导带头参加劳动,与民工同吃、同住、同劳动,因而民工们的劳动热情十分高涨,人人都在你追我赶,个个都在争先进、做“突击手”。工地上“英雄好汉”、“十八勇士”、“一百零八将”、“三八”红旗手、“英雄连”、“打岩全能十姑娘”等等的先进事迹不断涌现。当时工地上的口号:“抓晴天、抢阴天、小风小雨小雪是好天”,“黑夜灯火底下当白天,争取一天当两天”的豪迈口号,出现了许多可歌可泣感人肺腑的动人事迹。

1958年,寒冬腊月“满地霜冻霜白”,因为3台抽水机全部被淤泥堵塞已不能抽水,无法进行施工。当时水位涨到一人多高。怎么办呢?这时宁溪公社民工王友云自告奋勇,喝了口白酒,像泥鳅一样钻入水底,忍受着刺骨的冰水清挖淤泥。一两小时后,终于完成了3台抽水机的清淤任务,为施工赢得了时间,王友云被工地指挥部提升为抽水组组长,工地上的广播一遍又一遍地广播了他的事迹,受到工地党委嘉奖,他参加水库建设干了6年。

在工程施工中,每一个重大战役,县委和工程党委都进行精心部署,周密施工。1960年1月底,主副两截水槽的开挖和回填除导流明渠外已全部全成。2月中旬,大坝已填筑到20米高程。2月21日,工程委员会下达了堵口截流的命令。水利部门的技术人员,县委主要领导和工程指挥部的负责同志亲临堵口战斗。县委书记吴书福首先向截流处推下2包黄土。民工李永有、吴五金等4位勇士一马当先,脱掉外衣,喝下几口白酒,背起麻袋包,首先跳入刺骨的急流中,堵住“龙口”底部。1.8万民工和赶来支援的解放军指战员从四面八方运来土石料、沙包,如万箭齐发,向大坝南端截流处倾倒。经过两小时的奋力堵截,筑起了一条70米的弧形围堤,截断了汹涌的长潭水。

据长潭水库的志书记载:在建造水库的伟大实践中,建设者们根据自己的切身感受编写了许多民歌、小调及顺口溜。笔者在此节选以下几首与广大读者同享。

(一)

头顶星星出工棚,

起早落夜挑土忙,

一个太阳不够用,

星月当作太阳用。

(二)

冰冻浓霜难阻挡,

刮风下雨更无妨,

铁锹铲土冰花溅,

毛竹扁担两头霜。

(三)

天上无星夜不明,

长潭灯火赛星星,

照得工地无日夜,

闹得山谷不平静。

这些民歌小调顺口溜,是对当时长潭工地劳动场面的真实写照,也反映了黄岩人民在艰苦的劳动中依然充满着战天斗地、气壮山河的乐观主义精神。

四、抗洪抢险保大坝

正当水库建设干得热火朝天进入高潮阶段,1959年与1960年连续遭到了4次强台风暴雨袭击,给工地造成了空前的灾难性的打击,真是好事多磨,横祸天上来。1959年9月4日,特大台风暴雨袭击长潭工地,降雨量450毫米,工地第一道导流坝被洪水冲垮,右岸30米宽和左岸150米宽的导流河河底被冲2米多深,洪水凶猛,水位上升很快,眼看50多台抽水机要淹没,数百名民工冒死下水把40多台抽水机抢搬上安全地带。这时天色已晚,为了使国家的财产不受损失,民工们仍冒死要把还没有抢搬上来的13台抽水机抢搬上来。结果有3位勇敢的民工被大水冲走。经千方百计营救,2人获救,澄江民工团的优秀民工张桂行被洪水吞没,献出了年青的生命。



1960年8月1日至13日,工地上连续3次遭到7号、8号、12号强台风暴雨的袭击,共计降雨量达803.4毫米。由于水库集雨面积441平方公里,库内水位猛涨。此时水库大坝仅完成设计的标高任务一半多,溢洪道也来不及开凿,隧洞泄洪能力只有150立方/秒。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工地党委号召共产党员、全体干部、职工与家属同民工一起上阵,投入抗洪抢筑加高水库大坝的战斗。7月31日,库内水位仅是11.43米,至8月1日后,经日夜全力抢险,大坝已加高到26.1米,拦洪标高要求是29米。8月1日一天,水位上涨至12.72米。8月2日,狂风大作,暴雨倾盆,降雨量达217.8毫米,库内水位猛涨到20.68米,一天时间,水位就上涨了8米,大坝危在旦夕。下午,工地上12座96间工棚也被台风刮倒,茅棚被大风卷走。8月3日,水位又上涨近4米。县委下令全县抽调民工6000人,要求各级党委书记或公社主任亲自带领民工上工地,支援长潭水库抢筑加高大坝。吴书福提出按水涨一寸,坝高一尺的要求进行抢险,否则,大坝被洪水冲垮,库内近3亿多立方水直冲下来,下游70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就有严重的危险。8月8日,台风暴雨仍然很大,日降雨141.1毫米,下午水库水位又继续上升。地委再次召开抗台防洪紧急电话会议,指示县委还要发动群众投入保坝战斗,千方百计保住长潭水库大坝。此时,又得知平阳桥墩水库大坝已被洪水冲垮,下游群众生命财产损失惨重。县委书记吴书福又立即组织120多名县级机关干部火速赶到长潭水库工地,同时,又下令再抽调全县3000多民工,由公社党政领导带领连夜赶到工地,投入加高大坝战斗。8月9日,仍然是暴雨倾泻,日降雨量189.2毫米,洪水奔腾入库,水位越涨越高。县委书记吴书福当即在大坝召开副书记、常委、40多名部委办、科局长、50多名机关干部、工地党委、各民工团政委、团长等参加的紧急会议,吴书福自己先带头表态:“誓与大坝共存亡,并号召全体共产党员、全体干部坚守阵地,与洪水争时间,抢速度,誓与水库同存亡。”

紧急会议后,对抢筑加高大坝的决心更加坚定,劲头越来越足,人人冒死投入战斗,拼条老命干。工地党委副书记安郁林已有三昼夜没有合上眼睛,仍坚持在大坝上指挥抢险;号称“飞腾突击队”的副队长张大灵,左手被石块压坏了手腕,经过治疗,仍坚持运土不下火线;水上“十姑”用竹排水上运土,不顾雨大浪高,还坚持多装快运,仍然撑排如梭,10个小时的定额仅5个多小时就已超额完成;乌岩公社党委副书记徐凤信抱病在床,连日发烧不退。团部同志向他传达了紧急会议精神后,立即下床冒着大雨,带领600多个民工,经两个多小时的紧张施工,开挖好一条3米宽,长100多米的引水渠,加快洪水流量,减轻了库内和大坝的压力。

8月10日,库区水位以每小时0.6米的速度上升,至下午水位高达26.44米,按此发展势头,水位有可能高于大坝,大坝有可能被冲垮。此时县委书记吴书福又亲自给全县各级打电话,要求水库下游立即组织群众转移,千方百计保护群众生命。这时,笔者在头陀公社党委接到吴书福书记电话。他在电话上说:“长潭水库大坝有可能保不住,水位上升很快,你尽可能快通知各地区,要他们迅速组织把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带去,你们北洋地方听到水库放炮声,这就是水库大坝已被洪水冲垮的信号,你们赶快往高处或山上去逃生,我们只要有一线希望,还要尽百倍努力保大坝,誓与水库大坝同存亡。”同时,县委还立即电告省委、省政府,请求支援,并再次下令全县再抽调民工2500人及交通部门调集车船,继续投入抗洪保坝战斗。

11日凌晨天未发晓,县交通部门支援工地的车船就到达水库工地。早晨,人民解放军驻海门10745部队奉命到达长潭抢险,并用机船运来各地500多人的民工。上午,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李丰平又紧急通知在杭专程汇报情况的长潭水库党委副书记李富海,让他随副省长王醒一起乘飞机返回工地指挥抢险。下午,省委又调派两架空军运输机,支援长潭水库抢险。

同日下午5时,库内水位上升到27.85米,已达到抗洪的最高水位。在冒着大风大雨的情况下,经过全力抢险,此时的水库大坝已抢筑到30.9米,但水位仍在上升,险情仍未排险,保大坝的战斗仍在继续。

8月12日,省委、省政府又调新安江、富春江、瓯江工程队300多人,带30多辆载重汽车连同机械设备到达长潭工地,投入抢高大坝战斗。县航运部门又连夜调集30多只船,装运7000多只草包,当夜运到工地。县委与专家研究决定,在溢洪道处进行大爆破。数10名来自瓯江水电站支援的爆破手,迅速投入引爆工作,他们用6吨多炸药炸开一条长达50多米长、3米多深的一条水渠,这样,大大加快了水库排水流量。经过连续半个多月的日夜艰苦奋战,终于战胜了狂风暴雨和特大的洪水,取得了抗洪抢险保大坝的伟大胜利。

后记



长潭水库建造历经整整6年,在国家经济极其困难、没有任何现代化工具的条件下,全县广大民工与建设者用铁锹、锄头、钢钎、扁担、手拉车等简单的工具开山、挖土、运土,以自己的勤劳双手、汗水、泪水和非凡的坚强意志,战严寒、斗酷暑,共挖土、运土720多万土石方,投放劳动工达855万多个,筑起大坝高程44米,顶宽6米,坝顶长506米的大型水库。蓄水库容量达7.32亿立方,把蛟龙永远锁在水库内,确保黄岩、椒江、路桥、临海、温岭、玉环6个县114万多亩农田的抗旱能力由36天提高到70天以上,根治了涝灾。如今距长潭水库开建已有55年,水库已发挥了巨大作用,还成了台州人民的“大水缸”、“钱袋子”。有人挥笔提写:“蛟龙锁长潭,清泉水满潭,民工巧锈美河山,长潭宏图更灿烂。”也有人说:美丽的长潭湖,如今天蓝地绿,山青水秀,空气新鲜,风光无限,是台州人民的“后花园”、“花果山”、“农家乐”的好去处。

长潭水库的艰难建成,充分反映了当年县委决策的正确,体现了党的领导与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是党中央、省委和地委正确领导与大力支持的结果,更是一批又一批黄岩广大干部、黄岩人民与建设者气壮山河、艰苦辛勤劳动与智慧作出的伟大贡献。在建造长潭水库中,原乌岩等区的群众需要大规模的迁离故土,涉及移民共51个村,8176户,拆迁房屋2.2万多间,淹没耕地共2.85万多亩。经过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有3万多农民的家淹没在长潭库区下。但他们还是顾全大局,纷纷表示:“舍小家、顾国家、顾集体、顾大家。”向县委写出4000多份愿意搬迁的决心书,从1959年2月开始至2009年,前后分6批进行移民,县委、县政府逐户做好安置工作。特别在建造长潭水库过程中,有63名干部和民工奉献了宝贵生命,有67人造成伤残,更值得后人对他们致以深深的敬意与怀念。

4

黄岩长潭水库开工建设至今已有55周年。翻开水库建设的历史,往事还历历在目,记忆不老。这是老一辈的黄岩县委、县政府领导与一批又一批水库建设者,用辛勤与智慧,用汗水与泪水,乃至用宝贵的生命付出的代价换来的。长潭水库如今成了台州人民的大水缸,“饮水思源不忘掘井人”,这也是一段后人不该忘记的历史。



20世纪50年代末与60年代初,为根治温黄平原旱涝自然灾害,黄岩县委和全县干部群众,以“砸锅卖铁”的坚强决心,以气壮山河的伟大壮举,发挥革命加拼命的冲天干劲,在全县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规模的兴修水利的高潮。长潭水库从1958年10月1日开工破土,共投入855万多个劳动工,开展了一场与自然灾害和物质匮乏进行艰苦奋战的斗争,历经2000多个日日夜夜的辛勤劳动,至1964年终于艰难建成了一个蓄水量达7.32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根治了黄岩、温岭、临海、玉环四个县市上百万亩农田的旱涝灾害,确保农业丰收与百姓生命财产的安全,也改善了城乡居民的饮用水条件。这是黄岩乃至台州水利建设史上的一座丰碑,在台州、黄岩党史和政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头陀区与长潭水库仅一山之隔,建造长潭水库时,笔者是头陀区委秘书(人民公社化运动后头陀区委改称为头陀人民公社党委),跟随公社党委书记季玉芳多次去过长潭水库,看望民工,了解水库建造的进程及抗洪抢险保坝的翔实情况。以下笔者就说说黄岩长潭水库是怎样艰难建成的。

一、工程师的建议

卢秀袒,是浙江省水利厅的工程师,老家就在黄岩县西部山乡的乌岩区,因此他对家乡发生的洪涝灾害的情况了如指掌。1955年,他回家过春节,回杭时经过黄岩水利局,同局领导谈起黄岩的治涝、治旱问题。他说:“待有条件时,黄岩可在西部山区——长潭一带筑一个大水库,把发生的山洪拦在水库内,这样,既可防涝,又可抗旱。”县水利局局长徐叔廉听后受到启发,他把这件事及时报告了县委领导。1956年的下半年,县委书记吴书福,分管农业的县委常委、副县长王林松同徐叔廉等同志深入头陀、乌岩、宁溪区三个西部山区及有关镇、乡、村,对集雨面积有关情况进行调查研究,摸清洪涝灾害发生的情况。同时,边调查,边与当地的干部、老农们座谈讨论,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在调查中,当地干部和群众反映的意见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在长潭建造水库把洪水拦在水库内,使平原地区不受涝灾、旱灾,这是一帖良药,既防涝、又抗旱,是两全其美的好事。但造这么大的水库,人力、物力、财力、技术是否跟得上?干部群众有些担心。二是在长潭造水库筑大坝,会使乌岩街的集镇、小坑街都淹在水下。三是水库内千家万户的移民问题。四是水库造起来,桥梁、道路全淹在水库底下,宁溪区群众去黄岩城里的路怎么走?

西部山区调查后,水利局召开会议。在讨论中,局里干部听了情况介绍后也受到启发,认为治洪防涝抗旱,在长潭造水库是个好办法,但这仅解决黄岩水涝旱灾问题的一半,还有一半要治理好永宁江。永宁江其实不永宁,它不是一个死江,而是通大江大海的,下大雨山洪爆发时,要是再碰上大潮汛期,潮水倒灌到西部山区下游的潮济一带,在此,与洪水相遇,洪水、潮水结合在一起,平原大地就成了一片汪洋。不仅庄稼淹没,大水还破门进入千家万户,老百姓的生命财产都要遭殃。这样的大灾大难,黄岩历史上已发生过多次。大家认为在长潭造水库,仅是解决抗洪防涝与抗旱,不能解决防潮问题。如果在永宁江的三江口建一座大水闸,把大江大海的潮水堵在闸外,不让潮水进入闸内的永宁江,这样永宁江就变成了内江,就会大大提高抗洪抗旱的能力。万一发生特大的洪水时,水库水上涨到最高位后,如果不是潮汛期,就可把大闸打开,把水排到大江大海去,黄岩也就不会发生水涝与旱灾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大家认为“一口吃不下两只螃蟹”,可以先造长潭水库,后治理永宁江。

二、开展讨论求得共识

1958年,党中央、毛泽东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黄岩县委也发扬敢想敢干的作风,终于把建造长潭水库的百年大计提上了议事日程。在酝酿过程中,县委就意识到,在条件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建造一个大型水库谈何容易。上要得到省委和地委的批准与支持,下要全县广大党组织、广大党员干部和全县人民群众思想认识上的高度一致,行动上的坚决支持。否则,绝对不可能建成这么大的水库。但县委领导又认为,见困难就回避,就绕道,这不是共产党人的态度,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应创造条件上。



县委经再三酝酿、讨论后决定:一是叫县水利局的领导到省水利厅去,先听听水利厅的领导、专家们的意思,最好请他们来黄实地勘察一下,有个初步的方案。二是发动全县广大党组织的书记组织广大党员、干部、全县人民从上而下、从下而上开展一场大讨论,把县委的治涝、治旱与建造长潭水库的打算说给他们听听,听听干部、群众的意见如何。

经过全县群众性大讨论,县委治涝治旱与建造长潭水库设想和计划,得到全县各级组织、广大干部、广大百姓的赞同。广大农民群众在讨论中说:“共产党、毛主席领导真好:第一次,毛主席领导全国人民打江山,把国民党反动派打倒了,蒋介石逃往台湾,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也推倒了,中国人民站起来当家作主了;第二次解放后土地改革,党和政府、毛主席又领导农民把地主恶霸斗倒了,贫苦农民分得土地财产,农民翻身得解放;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又领导人民走共同富裕的道路;现在又领导农民兴修水利,解决旱涝灾害,发展农业,保障百姓生命财产安全,使农民过上丰衣足食生活,百姓怎么不拥护呢?”有的群众在讨论中表示:“干别的我们农民可能不行,但筑水库,我们有的是劳动力,只要政府号召,我们农民都会响应,这不是帮别人,这是帮我们自己筑。”也有不少的老农在讨论中回顾旧社会,确实年年不是旱灾就是水灾,稻淹死,因此,产量低,吃不饱。就是解放后的1952年7月19日,受强台风袭击,日降雨量200多毫米,黄岩县受涝面积40多万亩,仅粮食生产要减产3至4成;1953年温黄平原发生旱灾,重灾面积52万多亩,当时行家预计损失粮食达5000多万公斤。

通过大讨论,干部群众认识到兴修水利的重要性,大家纷纷表示坚决支持县委建造长潭水库的计划。这样,县委领导心里也踏实了,认为这个问题已解决了一半。1957年下半年,县委根据《农业发展纲要》,向省水利厅提出兴建长潭水库计划的报告。1958年2月,省水利厅组织勘察队,对永宁江流域进行全面勘察,勘察队提出在永宁江上游兴建大型水库的建议。接着,省水电勘测设计院专家徐良德和董小波带钻探队37人来长潭,对水库坝址地质进行钻探。然后省水电勘测设计院又成立长潭水库工程设计机构。他们化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编写完成了黄岩永宁江上游长潭水库计划任务书。接着省水利厅吴又新副厅长会同地委、县委领导又到长潭实地勘察,决定选取长潭青龙山与伏虎山的峡谷为水库坝址。定名“长潭水库”与“长潭水电站”。此后,县委正式向省委上报《黄岩县长潭水库计划任务报告书》。7月23日,省政府批准长潭水库列入国家基建计划。8月18日,省委批准兴建长潭水库,并上报国家水利部。国家水利部副部长李葆华和省委第一书记江华、副省长王醒分别到长潭作实地检查,对施工质量等问题作了重要指示。

三、严密组织确保质量

1958年8月18日,黄岩长潭水库水电站工程委员会成立,由县委书记吴书福任主任,县委副书记贾俊才任工程指挥部总指挥,抽调县级机关部委办局负责同志及机关干部80多人,组成长潭水库、水电站工程指挥部,并组建工地党委,由季玉芳、安郁林先后任党委书记,李富海为副书记,加强党的领导。以公社为单位组建民工团部,按照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的要求,建立营、连、排组织。9月26日,县委下达抽调各公社的民工于30日到长潭水库工地报到的通知。

9月30日,全县1000多名干部、民工、水库建设者自带棉被、干粮及劳动工具聚集到长潭工地。由于没有房子,工地党委、指挥部在工地四周平地、村庄空地,共建起16栋、900多间用茅草盖的工棚,团部干部同广大民工建设者一律实行同吃、同住、同劳,没有什么差别,更没有什么高低贵贱、干部与民工之分,干部民工见到这样场面,都感到是全新的环境,个个精神饱满。10月1日黄岩县委在工地上举行了隆重的开工典礼。会后的当天,《黄岩日报》在头版,用大红标题发表《共同为自己幸福奠基》的报导。



10月2日,正式开工,工地上打出:“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百年大计,千秋伟业,质量第一,坚持高标准的建好长潭水库”的巨额横幅,在阳光下耀眼夺目。

水库动工后,工地总指挥、县委副书记贾俊才就十分重视严把施工质量关,请求省水利厅特派高级工程师天天长驻工地抓质量。1959年工程进展到了填粘土心墙大坝心脏时,填土的质量直接关系大坝的安危,要求回填的黄土没有一根杂草。在一段截水槽挖掘的深度离标准仅差10多米时,一位指挥者要民工卸下夹有小许杂草的黄土,被高级工程师立即禁止,并大声高喊:“草没有挑净,倒下黄土就填压,那就是埋下了重大隐患。”直到把杂草弄光后才填压,使在场的人深受感动,大家都受到一次严把质量关的教育。

在水库建造中,县委、县人民政府紧紧依靠全县广大党组织,广大党员干部和全县人民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吃大苦、耐大劳、干劲冲天,展开了战天斗地的浴血奋战。工地上进入高潮阶段经常保持上万人的民工,最多时期达到1.8万多人,连春节也不回家过年,继续坚持施工。由于领导带头参加劳动,与民工同吃、同住、同劳动,因而民工们的劳动热情十分高涨,人人都在你追我赶,个个都在争先进、做“突击手”。工地上“英雄好汉”、“十八勇士”、“一百零八将”、“三八”红旗手、“英雄连”、“打岩全能十姑娘”等等的先进事迹不断涌现。当时工地上的口号:“抓晴天、抢阴天、小风小雨小雪是好天”,“黑夜灯火底下当白天,争取一天当两天”的豪迈口号,出现了许多可歌可泣感人肺腑的动人事迹。

1958年,寒冬腊月“满地霜冻霜白”,因为3台抽水机全部被淤泥堵塞已不能抽水,无法进行施工。当时水位涨到一人多高。怎么办呢?这时宁溪公社民工王友云自告奋勇,喝了口白酒,像泥鳅一样钻入水底,忍受着刺骨的冰水清挖淤泥。一两小时后,终于完成了3台抽水机的清淤任务,为施工赢得了时间,王友云被工地指挥部提升为抽水组组长,工地上的广播一遍又一遍地广播了他的事迹,受到工地党委嘉奖,他参加水库建设干了6年。

在工程施工中,每一个重大战役,县委和工程党委都进行精心部署,周密施工。1960年1月底,主副两截水槽的开挖和回填除导流明渠外已全部全成。2月中旬,大坝已填筑到20米高程。2月21日,工程委员会下达了堵口截流的命令。水利部门的技术人员,县委主要领导和工程指挥部的负责同志亲临堵口战斗。县委书记吴书福首先向截流处推下2包黄土。民工李永有、吴五金等4位勇士一马当先,脱掉外衣,喝下几口白酒,背起麻袋包,首先跳入刺骨的急流中,堵住“龙口”底部。1.8万民工和赶来支援的解放军指战员从四面八方运来土石料、沙包,如万箭齐发,向大坝南端截流处倾倒。经过两小时的奋力堵截,筑起了一条70米的弧形围堤,截断了汹涌的长潭水。

据长潭水库的志书记载:在建造水库的伟大实践中,建设者们根据自己的切身感受编写了许多民歌、小调及顺口溜。笔者在此节选以下几首与广大读者同享。

(一)

头顶星星出工棚,

起早落夜挑土忙,

一个太阳不够用,

星月当作太阳用。

(二)

冰冻浓霜难阻挡,

刮风下雨更无妨,

铁锹铲土冰花溅,

毛竹扁担两头霜。

(三)

天上无星夜不明,

长潭灯火赛星星,

照得工地无日夜,

闹得山谷不平静。

这些民歌小调顺口溜,是对当时长潭工地劳动场面的真实写照,也反映了黄岩人民在艰苦的劳动中依然充满着战天斗地、气壮山河的乐观主义精神。

四、抗洪抢险保大坝

正当水库建设干得热火朝天进入高潮阶段,1959年与1960年连续遭到了4次强台风暴雨袭击,给工地造成了空前的灾难性的打击,真是好事多磨,横祸天上来。1959年9月4日,特大台风暴雨袭击长潭工地,降雨量450毫米,工地第一道导流坝被洪水冲垮,右岸30米宽和左岸150米宽的导流河河底被冲2米多深,洪水凶猛,水位上升很快,眼看50多台抽水机要淹没,数百名民工冒死下水把40多台抽水机抢搬上安全地带。这时天色已晚,为了使国家的财产不受损失,民工们仍冒死要把还没有抢搬上来的13台抽水机抢搬上来。结果有3位勇敢的民工被大水冲走。经千方百计营救,2人获救,澄江民工团的优秀民工张桂行被洪水吞没,献出了年青的生命。



1960年8月1日至13日,工地上连续3次遭到7号、8号、12号强台风暴雨的袭击,共计降雨量达803.4毫米。由于水库集雨面积441平方公里,库内水位猛涨。此时水库大坝仅完成设计的标高任务一半多,溢洪道也来不及开凿,隧洞泄洪能力只有150立方/秒。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工地党委号召共产党员、全体干部、职工与家属同民工一起上阵,投入抗洪抢筑加高水库大坝的战斗。7月31日,库内水位仅是11.43米,至8月1日后,经日夜全力抢险,大坝已加高到26.1米,拦洪标高要求是29米。8月1日一天,水位上涨至12.72米。8月2日,狂风大作,暴雨倾盆,降雨量达217.8毫米,库内水位猛涨到20.68米,一天时间,水位就上涨了8米,大坝危在旦夕。下午,工地上12座96间工棚也被台风刮倒,茅棚被大风卷走。8月3日,水位又上涨近4米。县委下令全县抽调民工6000人,要求各级党委书记或公社主任亲自带领民工上工地,支援长潭水库抢筑加高大坝。吴书福提出按水涨一寸,坝高一尺的要求进行抢险,否则,大坝被洪水冲垮,库内近3亿多立方水直冲下来,下游70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就有严重的危险。8月8日,台风暴雨仍然很大,日降雨141.1毫米,下午水库水位又继续上升。地委再次召开抗台防洪紧急电话会议,指示县委还要发动群众投入保坝战斗,千方百计保住长潭水库大坝。此时,又得知平阳桥墩水库大坝已被洪水冲垮,下游群众生命财产损失惨重。县委书记吴书福又立即组织120多名县级机关干部火速赶到长潭水库工地,同时,又下令再抽调全县3000多民工,由公社党政领导带领连夜赶到工地,投入加高大坝战斗。8月9日,仍然是暴雨倾泻,日降雨量189.2毫米,洪水奔腾入库,水位越涨越高。县委书记吴书福当即在大坝召开副书记、常委、40多名部委办、科局长、50多名机关干部、工地党委、各民工团政委、团长等参加的紧急会议,吴书福自己先带头表态:“誓与大坝共存亡,并号召全体共产党员、全体干部坚守阵地,与洪水争时间,抢速度,誓与水库同存亡。”

紧急会议后,对抢筑加高大坝的决心更加坚定,劲头越来越足,人人冒死投入战斗,拼条老命干。工地党委副书记安郁林已有三昼夜没有合上眼睛,仍坚持在大坝上指挥抢险;号称“飞腾突击队”的副队长张大灵,左手被石块压坏了手腕,经过治疗,仍坚持运土不下火线;水上“十姑”用竹排水上运土,不顾雨大浪高,还坚持多装快运,仍然撑排如梭,10个小时的定额仅5个多小时就已超额完成;乌岩公社党委副书记徐凤信抱病在床,连日发烧不退。团部同志向他传达了紧急会议精神后,立即下床冒着大雨,带领600多个民工,经两个多小时的紧张施工,开挖好一条3米宽,长100多米的引水渠,加快洪水流量,减轻了库内和大坝的压力。

8月10日,库区水位以每小时0.6米的速度上升,至下午水位高达26.44米,按此发展势头,水位有可能高于大坝,大坝有可能被冲垮。此时县委书记吴书福又亲自给全县各级打电话,要求水库下游立即组织群众转移,千方百计保护群众生命。这时,笔者在头陀公社党委接到吴书福书记电话。他在电话上说:“长潭水库大坝有可能保不住,水位上升很快,你尽可能快通知各地区,要他们迅速组织把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带去,你们北洋地方听到水库放炮声,这就是水库大坝已被洪水冲垮的信号,你们赶快往高处或山上去逃生,我们只要有一线希望,还要尽百倍努力保大坝,誓与水库大坝同存亡。”同时,县委还立即电告省委、省政府,请求支援,并再次下令全县再抽调民工2500人及交通部门调集车船,继续投入抗洪保坝战斗。

11日凌晨天未发晓,县交通部门支援工地的车船就到达水库工地。早晨,人民解放军驻海门10745部队奉命到达长潭抢险,并用机船运来各地500多人的民工。上午,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李丰平又紧急通知在杭专程汇报情况的长潭水库党委副书记李富海,让他随副省长王醒一起乘飞机返回工地指挥抢险。下午,省委又调派两架空军运输机,支援长潭水库抢险。

同日下午5时,库内水位上升到27.85米,已达到抗洪的最高水位。在冒着大风大雨的情况下,经过全力抢险,此时的水库大坝已抢筑到30.9米,但水位仍在上升,险情仍未排险,保大坝的战斗仍在继续。

8月12日,省委、省政府又调新安江、富春江、瓯江工程队300多人,带30多辆载重汽车连同机械设备到达长潭工地,投入抢高大坝战斗。县航运部门又连夜调集30多只船,装运7000多只草包,当夜运到工地。县委与专家研究决定,在溢洪道处进行大爆破。数10名来自瓯江水电站支援的爆破手,迅速投入引爆工作,他们用6吨多炸药炸开一条长达50多米长、3米多深的一条水渠,这样,大大加快了水库排水流量。经过连续半个多月的日夜艰苦奋战,终于战胜了狂风暴雨和特大的洪水,取得了抗洪抢险保大坝的伟大胜利。

后记



长潭水库建造历经整整6年,在国家经济极其困难、没有任何现代化工具的条件下,全县广大民工与建设者用铁锹、锄头、钢钎、扁担、手拉车等简单的工具开山、挖土、运土,以自己的勤劳双手、汗水、泪水和非凡的坚强意志,战严寒、斗酷暑,共挖土、运土720多万土石方,投放劳动工达855万多个,筑起大坝高程44米,顶宽6米,坝顶长506米的大型水库。蓄水库容量达7.32亿立方,把蛟龙永远锁在水库内,确保黄岩、椒江、路桥、临海、温岭、玉环6个县114万多亩农田的抗旱能力由36天提高到70天以上,根治了涝灾。如今距长潭水库开建已有55年,水库已发挥了巨大作用,还成了台州人民的“大水缸”、“钱袋子”。有人挥笔提写:“蛟龙锁长潭,清泉水满潭,民工巧锈美河山,长潭宏图更灿烂。”也有人说:美丽的长潭湖,如今天蓝地绿,山青水秀,空气新鲜,风光无限,是台州人民的“后花园”、“花果山”、“农家乐”的好去处。

长潭水库的艰难建成,充分反映了当年县委决策的正确,体现了党的领导与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是党中央、省委和地委正确领导与大力支持的结果,更是一批又一批黄岩广大干部、黄岩人民与建设者气壮山河、艰苦辛勤劳动与智慧作出的伟大贡献。在建造长潭水库中,原乌岩等区的群众需要大规模的迁离故土,涉及移民共51个村,8176户,拆迁房屋2.2万多间,淹没耕地共2.85万多亩。经过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有3万多农民的家淹没在长潭库区下。但他们还是顾全大局,纷纷表示:“舍小家、顾国家、顾集体、顾大家。”向县委写出4000多份愿意搬迁的决心书,从1959年2月开始至2009年,前后分6批进行移民,县委、县政府逐户做好安置工作。特别在建造长潭水库过程中,有63名干部和民工奉献了宝贵生命,有67人造成伤残,更值得后人对他们致以深深的敬意与怀念。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